>

海宇在根据花店提供的采购计划制定供货计划之

- 编辑:永利皇宫463 cm总站 -

海宇在根据花店提供的采购计划制定供货计划之

昆明海宇园艺有限责任公司是我国大型的鲜切花生产商之一,其生产的鲜切花玫瑰,以前大都是经过批发商的“中转”到达全国各地的花店。而今年8月份,“海宇玫瑰”在参加完第六届中国零售业交流会后,直接和全国十几家花店签订了供货合同,海宇“绕过”批发商,直接供货给花店。这样的直发方式于海宇和花店都有什么好处? 一个价格到花店昆明海宇园艺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丽琼对记者说,他们根据花店所在城市不同,为其提供一定时期的鲜花到岸价,花店如果能接受这个价格,就对海宇公司下订单,之后在家静等到货即可。这样花店就不用像原来一样考虑厂家价、批发价,运输价等。 李丽琼说,他们已经和物流公司合作,长短途运输已经形成了比较稳定的物流链。作为大客户,他们已经将物流费用降至最低。由于减少了批发商这个中间环节,批发商以前的利润就让给了生产商和花店,这样整合后海宇提供的价格比花店以往采购总成本略低。 作为海宇公司目前的大客户,山东济南袁乃夫花艺设计室的袁乃夫感觉,海宇的直销服务让自己省心,包装、运输、短运、人工等成本自己不必再考虑,货物到岸前的所有风险都由海宇承担。 运输品质有提高李丽琼说,今年供货过程中,他们将切花包装箱预先降温到2℃到4℃,装箱也在冷库中进行,经过这样处理的花卉保鲜效果比较理想。袁乃夫谈到,过去鲜花运输箱中放冰块降温的方式成本高、效果差,运输旺季,一公斤冰块运费就要9元钱,到达花店还要做吸水处理。现在打开海宇的发货箱后,里面的花依然冰凉干燥,省去了不少麻烦。 海宇还参照国外花卉运输经验,采用150支到300支一箱的小箱运输。李丽琼说,为了压缩成本,国内大多采用800支装的大箱运输花卉,海宇采用小箱运输,鲜花损耗率几乎为零。由于国内空运条件有限,飞机上与其他公司的大箱混装,小箱子很容易压坏,海宇进一步把小箱子扎成大箱抗压,虽然成本较高,但高档花卉小箱运输使得到达花店后的鲜花依然新鲜完整。 李丽琼介绍,现在北京、上海、青岛以及济南等大城市的花店客户已经感受到了他们物流服务的好处。 计划书指导产运销从8月份开始,海宇公司要求花店制定并提供采购计划书。计划书内容主要是全年进货量以及花色搭配比例等。海宇公司把花店客户提交的计划书附在供销合同中作为副页,公司生产部用全国的计划书指导生产,公司销售部则用来指导发货。对于某些花店偶然的需求变化,花店则需要提前通知海宇来做调整。 海宇在根据花店提供的采购计划制定供货计划之后,将计划提供给各地区的物流公司,物流公司就可以优先安排海宇的产品,可以最大程度避免在物流高峰段发不出货的问题,保证在节日消费旺季,供货更加畅通。

作为花卉产业链中最关键的两个环节,生产企业和零售商一直以来都犹如隔河相望,缺乏沟通和了解。“云花能不能标注生产日期?怎么才能降低运输中的花卉损耗?云南月季切花该不该戴‘网套’……”7月28日下午,全国200多家花店齐聚昆明,和云南花卉生产企业就云花品质、生产供应、物流等发展情况进行了交流。 会议刚开始就充满了针锋相对的意味,对阵而坐的近20家云南鲜切花企业与10余个全国知名花店零售商就以上热点问题展开了激烈论战,花卉品质首先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山东花店代表袁乃夫率先向批发商代表发难:“随着高端客户的逐年增加,去年节庆用花时,我们也希望从国内供货商手里购买一些出口标准的康乃馨,然而我们支付了出口产品的价钱,收到的康乃馨枝条长度、花头大小、花色品种等却和国内产品大同小异,我们感觉没受到重视。此外,每年情人节用花高峰期间,我们到云南鲜花市场上采购鲜花,挑选的鲜花质量上佳,但经过打包运输抵达后,鲜花损耗近30%。” 从花卉零售商到花卉批发部经理,昆明俊峰伟业经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俊峰对零售商的苦恼感同身受,他解释说:“关键是双方缺乏了解,一方面因双方对市场的了解不够,另外运输也是造成目前这种形势的重要原因。以运输环节为例,云南是旅游大省,一旦客运和货运发生冲突时,航空公司可能会选择以运客为主,这样花卉就积压下来。此外,花卉运到目的地后,由物流公司接手,如果物流公司工作不到位的话,花卉的质量依然得不到保证。” 云南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副总经理张力向花店代表介绍:“花卉生产方和零售方之间还存在着买卖的第三方甚至是第四方。通过航空运输,鲜花通常在一些省份中转是以‘件’为发货单位进行成本核价,而并非以公斤论价,为了节省成本,很多批发商把原本10件装完的货,压缩成5件,因此通常会因鲜花量多而使其受挤压,从而导致掉瓣等质变问题。因此我们建议花店代表,要想保障品质做高端市场,就必须要求自己的供货商适量装货。” 会上,很多花店代表提出了长期受到困扰的问题:从云南购买的月季切花花头一般都有“网套”,这些月季到达目标市场后,花头很难全部盛开。对此,张力说:“对生产者而言,网套实际上要花费更多的劳动力,从现蕾期就开始套网,根据每亩产6万支月季切花计算,这就意味着农户要花大量的时间完成戴套的工作,无疑会增加成本。月季切花到底用不用网套实际上是市场决定的,使用网套的花生产中可以减少病虫入侵损伤花朵,且运输中不易受损,到达终端市场还可以适当延长鲜花寿命。我们也曾经尝试要求生产企业不使用网套,但没有网套的花价很低,这说明月季花使用网套是购买者的选择。” 昆明杨月季园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杨玉勇说:“非洲切花生产国的月季切花都有网套,一天采摘两次,而云南带网套的玫瑰,很多农民为了省事两天可能才集中采摘一次。这也影响了月季切花品质,因此这不是网套的错,而是生产者技术和心态上的问题。” 对如何提升花卉品质,花店代表也给出了一些好的建议。有代表提出,食品、电器等都可以标注生产日期,鲜切花一样可以借用工业化的生产理念,在鲜切花的包装上标明采摘、冷藏处理和包装时间,这样零售商就可以简单地判断鲜花还可以上架销售多久。云南企业代表对此普遍表示认同,企业代表回应,产品信息标准不只是标注生产日期的问题,花卉产业链任何一个环节没有做到位的话,鲜花的质量都得不到保障,这个产业链包括生产者、经营者以及物流等各个层面。目前云南已制定了从国家级到企业级各类标准,下一步要加强对标准的推广应用。通过不断的完善,将有越来越多的云花步入规范、科学化生产销售,提升云花品质与形象,吸引更多零售终端到云南挑选鲜花。 云南花卉产业办公室信息推广中心主任刘昕说:“零交会首次移师昆明,并设立生产企业与销售商交流的平台得到了来自全国百余零售商欢迎,促进了花卉产业链条中两大主体的深入了解,更为实现进一步合作奠定了基础。” 零交会参会代表对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展示的新品种颇感兴趣。 本报记者 杨新杭 摄

本文由首页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宇在根据花店提供的采购计划制定供货计划之